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社会新闻

大书法家米芾也写过一首《水调歌头》,也是一篇佳作_

发布日期:2020-08-12 07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米芾,字元章,是宋代的大书画家。一聊到米芾,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书法的,他的书法可谓对书法的分布、结构、用笔,有着他独到的体会。要求“稳不俗、险不怪、老不枯、润不肥”,大概姜夔所记的“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”也是此意。即要求在变化中达到统一,把裹与藏、肥与瘦、疏与密、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,也就是“骨筋、皮肉、脂泽、风神俱全,犹如一佳士也”。但是我们很少知道他还是一位优秀的词作者。

米芾,字元章,号鹿门居士、襄阳漫士、海岳外史是宋代的大书画家。今天的山西太原人,后来定居润州(今江苏镇江)。书法与蔡襄、苏轼、黄庭坚合称为宋四家。其个性怪异,举止颠狂,遇石称"兄",膜拜不已,因而人称"米颠"。宋徽宗诏为书画学博士,又称"米襄阳"、"米南宫"。当然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讲的重点,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他在词作方面的东西,我们先来看一下他的一首《水调歌头?中秋》,全词如下:

砧声送风急,蟠蟀思高秋。我来对景,不学宋玉解悲愁。收拾凄凉兴况,分付尊中??,倍觉不胜幽。自有多情处,明月挂南楼。怅襟怀,横玉笛,韵悠悠。清时良夜,借我此地倒金瓯。可爱一天风物,遍倚阑干十二,宇宙若萍浮。醉困不知醒,欹枕卧江流。

米芾当时和苏东坡交往很多,当时苏东坡的《水调歌头》写完之后名噪一时。米芾就继续沿用了这个词牌名写了一首,别出机杼,也是一片非常不错的佳篇。

这首词的写法很妙,自从上片结拍点出“明月挂南楼”之后,字面上再没有出现“月”字,再没有直接去描写月亮,然而却又使人恍如置身在一个月光如水的优美境界中,这个境界空灵、圣洁、宁静、浩瀚,人与宇宙化为一体了。宇宙之大,词人视若浮萍,多么博大的心胸,飘逸的神思,大有羽化登仙、乘风归去之势呢。

由于境界美,兴致高,词人不觉豪饮大醉。“醉困不知醒,欹枕卧江流”两句,使人想起东坡《前赤壁赋》结尾的“肴核既尽,杯盘狼藉,相与枕藉乎舟中,不知东方既白”。要说的前面都说了,此处以不结结之,最妙,何必要再去写赏月饮酒之后,我心中新的感觉如何,问题解决了没有呢?

米芾这首词通篇都是抒发自己心灵的感受,因此,写的清空而不质实。《宋史?米芾传》说:“芾为文奇险,不蹈袭前人轨辙。”这首比东坡先生后出的中秋词,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,不也体现这这种创新的精神吗?

关于米芾的这首《水调歌头》,你还有什么样的解读呢?欢迎大家交流。